他們海底撈針,只為了揭露淤泥下掩埋了百年的真相 | 科學人


 編者按:

系列科學人物短視頻《曠野青春》由中國科協科普部、中國科學院科學傳播局、央視創造傳媒聯合出品。全片用理性歷險與感性審美的結合,講述21世紀進行相對小眾領域科考的中國年輕科學家們,在人跡罕至的大自然中找到真理和抵達美景時的探險經歷與心路歷程。第一季6集已經播出,大院er將陸續講述他們的故事。


12月17日,我國第一艘國產航空母艦“山東艦”正式交付海軍。1888年的12月17日,北洋水師于山東威海衛劉公島正式成立,根據當年《美國海軍年鑒》排名,“北洋水師世界第九、亞洲第一”。然而北洋水師在1894年-1895年的中日甲午戰爭中全軍覆沒,定遠號自沉。今天我們就跟隨水下考古工作者詹森楊一起深入海底,探尋一百二十多年前威海灣內的甲午戰爭沉艦謎團。




image.png


1895年2月10日,定遠號戰列艦艦長劉步蟾悲痛地下令炸毀定遠號,以防炮口對回自己的祖國。伴隨著定遠號沉滅的悲鳴,劉步蟾亦自殺殉艦,踐行了自己“茍喪艦,必自裁”的誓言。日軍尾隨而至,拆走了定遠號上的裝備,耀武揚威而歸,只剩船體殘骸留在水下。


一百多年來,定遠號就靜臥在海底,靜靜地等待著“信使”們的到來。


image.png

定遠號照片


2019年,山東威海灣甲午沉艦遺址水下考古項目由山東省水下考古研究中心聯合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保護中心共同繼續實施開展,三十多名水下考古專業人員利用多波束、淺地層剖面等海測儀器采集遺跡數據,結合文獻材料,才準確鎖定了定遠艦的埋藏位置。彼時亞洲第一艦隊的旗艦,現已長眠在劉公島海底,身上覆蓋著數米的淤泥,等待著海底拾遺人來發掘出他的真身。本次發掘共出水一百五十余件文物,包括各種船構件,武器,子彈,銘牌等等,他們好像一位位老人,將愛國將士們英勇奮戰的故事講給世人。


image.png

中國甲午戰爭博物館


一件文物從發現到出水,再到最后進入博物館展覽,中間可能要經歷數年之久。文物從海中破土而出的時候不能拿,要先拍照定位測量,標定文物在整個遺跡中的位置。出水之后,要盡可能保護或者還原文物保存環境,金屬制品要放到白油里,這種在室溫下可以升華的惰性有機物,可以很好地將脆弱易碎易被腐蝕的文物進行臨時固型和封護,木頭和陶瓷制品則要放到海水里,以還原海洋中的環境。


打撈上來的文物會集中移交到文物修復中心統一進行鑒定、研究和修復,之后移交到各個對應的博物館,適宜展覽的放入展廳,不宜展覽的入庫保存。而這些文物,正是詹森楊這樣的海底拾遺人,冒著重重危險,在水下考古挖掘出來的。



目前,我國從事水下考古的工作者不足百人。1988年出生的詹森楊學習的專業是考古,又因為喜歡海洋,便一頭扎進其中。


尋寶、探險、文物、寶藏,人們一提到水下考古,腦中就會浮現出這些詞,神秘的水下世界,古老的海底遺跡,這些東西結合在一起,總是讓人覺得水下考古一項浪漫的工作。但實際在定遠艦項目兩個月的考古時間里,有一個半月是在用抽泥管把船身上覆蓋的厚厚的淤泥抽洗干凈,這也是水下考古的第一項任務。


這項任務聽起來簡單,做起來卻需要很多技巧,動作太大會導致泥沙飛舞,能見度低到在海中伸手不見五指,抽泥不均勻還會導致遺跡失去支撐而坍塌,諸如此類的問題層出不窮,為水下考古增添了很多麻煩。定遠艦埋在海底淤泥兩米以下,因此詹森楊每天的工作就是在渾濁的海水里抽泥巴,雖然做起來很枯燥又有一定的危險,但當污泥褪去,顯露出堅實船體的那一刻,詹森楊心中巨大的成就感還是會油然而生。


image.png


伴隨著枯燥的不止有成就感,還有隱藏在海底的危險。“最常見,也最危險的就是復雜的洋流”,詹森楊略帶緊張地說,“有時下水前測流計顯示可以下水,下去之后洋流突然就變了。”與那些適合新手的潛水圣地不一樣,水下考古沒有辦法選擇自己的工作地點,遺跡可能處在水文情況非常復雜的地方,隨時可能有“海底颶風”來襲。雖然船上的測流計會監測遺跡區域內的水文情況,保證考古人員們的安全,但是洋流突變的情況還是時有發生,哪怕最熟練的潛水員,都有可能被洋流沖走很遠而無法上船。“當你被洋流裹挾的時候,你根本控制不了自己”,詹森楊繼續說道。


除了善變的“海底颶風”之外,漁民的漁網也可能將考古隊員纏住,有些危險的海洋生物,例如水母也是水下隊員的潛在威脅。在海底生態環境更為復雜的南海,沉船遺跡成為了海洋生物的樂園,因此甚至會有危險魚類攻擊考古人員,雖有潛水刀護身,人身傷害事故卻還是偶有發生。詹森楊的同事就曾經在水下被水母蟄傷臉部,盡管立刻上船用藥,傷口還是過了半個月才好。


image.png


水下危險的環境使得考古人員不僅要帶大量備用設備下水以防損壞,還要結伴下水,這樣哪怕自己的潛水裝備出現問題,還可以用潛伴的備用氣源來替代。“人手不夠的情況是近幾年才有的,之前全國一年可能也就一兩個項目,現在沿海省份每年都會有數個項目,國家很支持我們”,詹森楊笑著說道,“現在國內的幾家高校開設了水下考古相關課程,以后人手短缺的問題應該得到緩解吧。”考古技能方面,詹森楊是第八期學員,由前幾期的考古隊員負責教授,這些見證了中國水下考古事業飛速發展的人,每每提起中國水下考古的起步,都是一陣唏噓。


image.png


1985年,英國著名寶藏獵人邁克爾·哈徹(Michael Hatcher)憑借著史書上的只言片語,打撈出一艘滿載著中國文物的沉船,僅瓷器就有超過17萬件,還有172根金條,史稱“南京貨(Nanjing Cargo)”。哈徹不僅將這批文物運回歐洲,還在佳士得公開拍賣,中國政府聞訊立刻派了專家組帶3萬美元前去贖回文物。怎料哪怕一個最便宜的粗陶罐都拍出了5000美元的高價,一套144件的餐具更是拍出了33萬美元的天價,中國的專家組只能心痛地看著文物流失海外。“南京貨”事件深深傷害了中國考古人的心,轉年中國就開始了水下考古工作的計劃,1988年第一批水下考古人登上了歷史的舞臺。


image.png

哈徹與拉姆


其實比起前輩,詹森楊們的工作條件已經非常優渥了。他們有即時的水文監測,只要洋流狀況稍有異動,他們就會立刻停止水下作業;他們拿著讓外國同行羨慕的先進設備,其他國家水下考古隊還會專程組織人來參觀學習;他們還能得到海警的支持,讓考古工作不再受盜撈者的侵擾。曾幾何時,幾十人的水下考古隊,要和成千上萬的盜撈者斗智斗勇,盜撈者們嫌船板礙事通常會野蠻爆破毀掉古船,而現在這樣明目張膽的盜撈行為已經基本絕跡。


“再干上十年是沒有問題的”,在被問到自己的體力還能干多長時間時,31歲的詹森楊很快給出了答案,有的人五十多歲高齡還堅持一線水下工作,水下考古事業的快速展開使得這一行人手嚴重不足。包括詹森楊在內,到目前依然活躍在一線的水下考古人員不足百人,在我國的茫茫海域中,還有至少2000艘沉船等待著水下考古人來幫助他們重見天日,中國水下考古的進程,才剛剛開始...


image.png

水下考古船,末日孤艦


2019年9月,定遠艦一期考古工作結束,適逢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前夕。像詹森楊這樣從事水下考古的人不僅要將先烈們的故事帶回,還要把中國強大不再受外侮的消息告知那些在水下長眠的英魂。他們從水下帶回的,是甲午戰爭中犧牲的將士們在面對強敵時表現出的堅強和勇敢,這也是支撐起中華民族脊梁的品質。


image.png


此日漫揮天下淚,有公足壯海軍威。


(文章來源:科學大院)





浙ICP備17036607號-1
總部地址:浙江省杭州市濱江區長河路475號和瑞科技園S2幢1301室
電話:86-0571-81956003 杭州淺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吃到女朋友的胸她叫了